3333-cider.

That's all he wrote(原曲姆爷TI That's all she wrote)

(别在意这个标题

(布茸党费

(短打一发完  是刀是糖我已经不清楚了  很难吃就完事了

(是布茸没错尽管BGM似乎不像


--I roll like a desperado  now I know where I'm gonna go

--But still I ball like there's no tomorrow.


--DON'T CARE.

--That's all he wrote.


 乔鲁诺在梦里突然醒来。这个月的第十五次深夜惊醒。

他依然梦见布加拉提。有时布加拉提躺在地上,再也不会醒来。有时是在一本正经地和乔鲁诺拿撒谎那件事调|情,以惩|罚的名义翻来覆去地折|腾乔鲁诺,直到少年用软软的略带泪意的声音威胁他要让他三年起步,直到布加拉提终于听见乔鲁诺虽然是不情愿而疏离的但的确没有说谎的请求。

少年教父似乎体会到了一点儿迪亚波罗的感觉。但区别在于,教父有的时候不想从梦里醒过来。

我还要再梦见他几次?乔鲁诺这么想着。哪怕他已经是【热情】的教父,他也摆脱不了这种梦境。

他的气息他的黑发和海蓝色眼睛他最放肆的笑容他最严肃的表情他的声音他们曾经在窄窄的衣柜里压|抑着喘|息地摸|索占|有对方他的欲|望横冲直撞他的舌尖他的嘴唇他的吻。

乔鲁诺都记得。

“我已经在试着忘记你了。”

“生者的使命,我也完成了。”

“我现在甚至已经不是十五岁了,我不再是那个小鬼了。”

“为什么呢?”

房间里只有少年一人在自言自语着,月亮的光辉默默地抚摸他的金发,黑夜的底因为少了一大部分而无比寂静空漠。

为什么我还会想你呢?

混蛋。这样的我一点也不像【热情】的教父该有的样子。罪在布加拉提。乔鲁诺把自己摔进kingsize的床垫里,那一瞬间他好像在试图把自己闷死。然后他想起来,今天是布加拉提的生日啊。

“对不起...”乔鲁诺像是想起来什么,翻身跳下去从迷你冰箱里找出那块早就准备好的蛋糕。冷冻的效果很好,所以蛋糕依然保持完好并散发馨香。

他轻轻地将叉子和刀子摆在盘边,把盘子端到窗台。迎着月辉,那蛋糕更像艺术品。

“Boun compleanno.”

是不是因为我差点忘记你的生日才让我梦见你的死亡?比我还幼稚呢,布加拉提。不过蛋糕已经给你了,我不会再忘记你的生日了。

如果真的是你进入我的梦境...

请不要,再让我想起你了。

我的心脏会停掉的。

乔鲁诺及时地控制住自己的泪腺。万一真的不能再见到他了...

这就是教父最柔软的的,或许是最不该有的觉悟。

后半夜的卧室,一直安静。


乔鲁诺起床之后发现蛋糕已经不见了,盘子上多了一张纸条。

DON'T CARE, GIORNO.

CIAO.

是真的吗,乔鲁诺努力让微微模糊的视线清晰起来。

果然是错觉啊。

但是,蛋糕消失了呢。

关门声,然后朝阳照亮了小刀在盘子上留下的刻痕。



“他就说了这些么?”后来米斯达问起布加拉提的遗言。

就那些。乔鲁诺回答,眼底没有一点波动。





其实茸布也好啊

你想想



你茸就一小奶狗

特别温柔地把你布姐脸上的汗水抹到指尖再探进布姐嘴里,让他尝尝他自己的欲望是什么味道

还成功让布加拉提鬼迷心窍在自己身上用钢链手指

好像...更色|情(?

黄金之风的布茸太甜疗

你想想


布加拉提捏着乔鲁诺的下巴

色|气满满地把他压进床垫

“我可以把任何东西塞进你嘴里”

然后在茸茸高|潮时问他舒服吗

茸茸死不承认,于是布姐慢慢地一点点沿着汗水的痕迹舔过茸的侧脸

“是说谎的感觉啊...说谎的孩子应该得到什么惩罚呢”

啧啧啧



..............

看完了《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难过过

害怕这也是我和他将来的结局


放点最近的狂草和OC
我很垃圾
很垃圾
不要使劲骂
求了

【绝了】

yo.

你们语文作文拿过零分吗。

真的零分那种。

就一分不得的。

小爷上个高中,现在高二,拿了四次。

淦。

作文连考带练一共十次,我月考零分两次,平时练零分一次。

现在老师告诉我我又他妈把开学考拿了零分。

我就是零分小王子。

一分不得。

要不是我物化生将近满分数学一百四我还上不了大学了呗。

慌了。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啊。名字班级学校都写了。

请告诉我怎么写作文。

我明明车技很稳的。

我就是写得丧了一点点。

别问,问就是半夜难受了。

看我都把得零分加进日常了,意图明确。

:)



嘿,菜鸡就是很自信的

打赌超不过5个

搞|姆预警,难吃预警

泥石流








他被折|腾得满额是汗珠,甚至金色短发都因此变得凌乱,生理性的泪水使得他的眼圈和鼻尖都泛着红,睫毛上带着水汽,被上位者的舔舐弄得更不|堪。瞳孔不知是因为受刺激还是被侵|犯的愤怒收缩成一点--或者两者根本就是一种效果。唇角因为过久的亲吻还留着津|液的残骸,忍受着自己作为下位者所经受的一切,却不愿意开口求饶,唇形诱|人的下唇已经在反抗所致的沉默中咬破了,一丝血迹权当作情|欲留下的胭脂。他的手指不受主人控制地绞紧被各种体|液浸染得潮湿的床单,就是不肯乖顺地搭上入侵者的肩颈,连一点儿作为下位的顺从都不肯透露,却在同时被快|感冲刷着大脑,整个脚面都因为快感而躬起,似乎想逃离,扭着腰分不清是想逃离还是在迎合,被抓着胯狠狠拉回来,交|合之处的摩擦产生的声音让他红了耳尖,极力压抑喉咙深处即将脱口而出的呻|吟,最终把它们吞下去,只剩下模糊的尾音,像一只发|情|期被欺负到极致却还死死抓着一点自尊心的兔子。

【怎么对待比我妹难养的龟?】


我家新买了条龟。巴西龟。

它刚过来时我以为它会被吓得一动不敢动,乖乖呆在该呆的地方...然而五分钟之后它已经把客厅书房厨房卫生间都溜达遍了,跟吃饱了出来遛弯的大爷似的。

我不服,就开始思考这只龟该呆在哪。

方案有几套,比如在鱼缸里放上大石头,但是这只生猛的巴西龟咬着鱼尾巴不放,未果。看起来最靠谱的方法就是把它放在有石子可以扒拉着玩的金属盆里,于是我跟我妹把它安置在金属盆里之后去吃午饭了。

回来的时候,石子儿一颗也没少,龟不见了。

我真不该管它。这玩意太能折腾了。

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呢?我从放路由器的墙角里把它拎出来,放回盆里,一会儿又觉得不人道,就放在外面让它溜达一会,想着龟道主义一点儿,好歹成全它在小夹缝玩会儿吧。然而就我拽我妹去称体重的这么一会儿功夫,它又没了。消失。尽管它一会之后又被我抓了个现行。

我明明告诉它了,只让它在那个浅浅的小夹缝玩。还说了好几遍。

再一次把龟从茶几靠墙的那一侧扥出来之后,我突然想起来龟板胶好像很能滋补身体的样子,再联想到它好像很喜欢厨房...所幸我爸及时地拎着新买的玻璃乌龟缸进了门,这只龟逃离了被人类用于果腹的命运。

于是我家终于消停了。

(并不)

它现在正在爬玻璃梯子。扰民。

龟怎么炖好吃?在线等急。

【盾铁】空气(交党费)

短打,片段,天使梗。本来想整成中篇交党费,结果变成短小偏铁吹向了。

难吃,真的难吃。BE还是HE看您怎么想了。辣鸡清水。你妈的,真丢人。

脑洞源于1Q84里制作空气蛹的片段。(二十比一是做|爱的意思////)


1.

托尼斯塔克曾经是个天使。

他下凡的时候,上帝照例让他随机抽了一个能力,用来辨别他是天使。

斯塔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垃圾的手气。

“??什么东西,控制空气的性状..遇到特定的人的时候有不同效果?”斯塔克作为一个相信科学的天使只是不情不愿地接受了这个,然后无牵无挂地下了凡。

他没注意到,他头上的光环没有消失,而是滑进了他的衣襟。


2.

斯塔克并未丧失天使的记忆,只不过迫于天堂的(屁)保密原则不能声明而已。他也发现了自己改变空气的能力--小的时候他能通过改变空气的颜色来打发没有电路板可做的无聊时光,少年时他能偷偷地让周围的空气温度升高,当然是撩妹的时候用的更多(天呐,那群除了身材和脸蛋什么都没有的蠢妞儿们什么都没察觉)。

但是他也可以在卧室门后堵上一面透明的砖墙来封闭自己,在霍华德和玛利亚去世的时候。他甚至没有哭,只是用一层薄薄的空气隔离了泪水。

他也会用这种方法一次次压抑自己的眼泪。

他也能在面对那群商界老狐狸时让自己周围带上微微压迫性的气场。

后来他的胸腔里嵌进弹片,钯元素,直到后来那个浅蓝色小光圈在自己胸口出现,他才明白这是自己的宿命。众生,不是自己。

他从此将自己的能力用于掌心炮,用于推进器。

直到他遇到那个old man,他的超能力才有了其他用途。

3.

后来事情变得好多了,最初的他们六个拥有了一个家庭。他也常常不动声色地操纵着空气让这个家变得温馨。

他和罗杰斯恋爱了,在土耳其烤肉聚会之后,不知道是他们两个之中的谁让他们的唇碰在一起。

他从此将一小部分超能力抽出来用于让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空气带上淡淡的粉红色,让清晨去跑步的罗杰斯周围的空气漂浮浅淡的但是肯定能被闻到的属于他的古龙水味道。

罗杰斯和他本来很完美,尽管他们吵架能把屋顶掀起来。但是他们曾经甚至能在肥啾家的分浴室疯狂做|爱到用完热水。

只不过是因为一些私心,因为一些隐瞒,因为一些冲动,因为一些过多的不必要的未雨绸缪,因为一些不愿放手,他们曾经分开了很久,他的超能力也被他封存。罗杰斯在那之后也曾经向他示好,但是他是多高傲的人呐,怎么会让自己低到尘埃里去接受一个甚至不能飞的英雄的帮助呢。所以他把那个老年机封存了。

他也试图去爱上小辣椒,忘记自己的过去,开始新生活,让自己轻松一点。他甚至卸掉了自己胸口的小光圈。他竭尽全力去试,确实无法彻底把那个人从自己的记忆中删除。

所以他自暴自弃,索性带着那人的一部分去生活,但他在那场blip发生之前甚至没有亲自去拨通那个号码,罗杰斯激动不已地接起电话,却听到博士的声音。

所以他开始怀疑自己和他的爱。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他不在--这叫什么感情叫什么道歉啊。

他某晚做梦,见到了上帝的脸。上帝对他说,时间快要到了,应该用他的超能力去做点什么,收回时间马上就到了。他那么聪明,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他早早地发现了莫比乌斯环原理,只是他没准备好和所有人说再见。

他准备好的那天演得像模像样,至少在他所认为的范围内给小辣椒打了预防针,偷偷录下了对女儿说的话,和老冰棍和好了,然后他上路。

他一路上也和过去的父亲道谢告别,心满意足地得知父亲为了他什么都愿意做,提前偷来了一套衣服和罗杰斯完成了最后一场火辣的在1970s基地更衣室里进行的二十比一,甚至还在最后的时光给了蜘蛛小子一个真正的拥抱,最后一次把盾牌递过去,侧过脸去看他的Cap,最后的最后,他打响了那个响指。

混沌之中他听见那个孩子的呼唤,然后他眼前再次出现上帝。他问上帝,我走后罗杰斯会好好的吗,上帝不置可否,然后他的意识回归了一些,看到小辣椒,她的嘴唇和下巴都在颤抖。

其实他闭上眼睛的时候他的意识并没有消失。

他看着复仇者们一个接一个单膝跪下,唯有在他的Cap跪下时他才在心如刀割的同时心满意足。

他知道那是那人从未有胆量说出的求婚。

罗杰斯跪下时呼吸一窒。

从此他的空气里少了某种成分,某种重要的成分。

4.

“诶斯塔克,天堂来新人了啊。”娜塔莎提醒他,他本来不屑一顾,却在那人走过来时和她一起从伊甸的草地上起身。

他此时是少年模样,新来的人差点没认出他。

罗杰斯依然年轻俊美,他只是几步上前拥住斯塔克,像是要把他的骨血与自己的一同融化,再凝结成顽石。

“我去过了你希望我过的生活。”

“我知道。”

“那么现在...”罗杰斯的声线沉沉甸甸装满了喜悦,“我可以过我们都希望过的生活了,对吧托尼?”

他们都感觉到彼此周围的空气终于完满而充实。

唇与唇相接的同时,便是地老天荒。